上海升起的这朵“云”,抓住了“云原生”产业

 产品系列     |      2022-01-05 15:52

  位于杨浦区大学路上的云海大厦旁边,一个占地5000平方米的云原生孵化空间即将建成开放,预计每年有10个以上具有全球领先视野和技术的云原生项目将从这里孵化诞生。

  2010年,当人们对云计算还“云里雾里”的时候,云海大厦就集聚了20多家“云企”。如今11年过去,当初这些云领域的“新生儿”已迅速成长壮大,并催生出一个全新的硬核技术领域——云原生(Cloud Native)。

  信息传递需要“集装箱”

  云原生企业道客DaoCloud的第一家金融客户是浦发银行。“浦发银行找到我们的时候正值‘双十一’期间。”道客CEO陈齐彦回忆,电商大促前,银行将平台可容纳的交易量扩大了3倍,然而“双十一”开始的第一刻,实际交易量就冲破上限,导致系统崩溃。

  道客团队进去后发现,实际上银行内很多机器处在空闲状态,大量在计划以外的资源没有得到充分调动。“更换了操作系统后,每台机器都可以执行不同的功能,订单来了,处在闲置状态的机器就能自动顶上。”

  新系统是一个名为Kubernetes的云原生系统。由于K和s中间夹着8个英文字母,业内人士亲切地称之为“K8s”。“K8s项目的核心是调控,帮助用户更快速、优雅地按照他们所期望的样子来部署应用程序。”陈齐彦说。

  云原生是什么?多家“云企”和投资人给出不同的比喻来定义。最常见的是“集装箱”比喻。

  就像跨国物流需要集装箱运输,信息传递也需要“集装箱”。云原生提供一种容器,使每一个运行在操作系统上的软件如同一个集装箱,而整个操作系统就像一艘货轮。由于它还制定了集装箱行业标准,把相互割裂的计算机系统和开发人员连接在一起,让信息运输效率和资源复用性大大提升。

  “云原生是一系列云技术和开发管理方法的集合。它和人工智能一样无处不在。”陈齐彦说,10年前出现的云计算让企业可以像用水和用电一样使用计算和存储资源,如今的云原生则是让所有信息化的应用都能在云原生系统这个“万能插座”上运行,并在类似于电商大促这样的不确定动态需求中迅速找到资源调度的最优解。

  “开源社区”用代码说话

  在国际云原生计算基金会CNCF(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最新发布的K8s核心仓库全球贡献度榜单上,排名前10名的企业有3家中国企业:华为、中兴和道客。这些企业遵循一套有别于普通科技企业的规则——大多数科技公司都对底层核心技术进行严格保密,但云企的从业者们更倾向于把底层的研发部门向同行敞开。

  在道客,研发人员除了有代码的考核,还有“交朋友”的考核。“一个工程师,至少要在‘开源社区’里交到20个朋友。”陈齐彦所说的“开源社区”,是一个名为GitHub的全球最大代码托管平台,目前有超5000万开发者在这个网站上传和下载代码。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程序员交友平台。”道客的产品总监叶挺这样形容。每天,不同地方的程序员在电脑前把自己编写的代码上传到这个“开源社区”,共享给此刻可能身处在地球另一端的其他程序员。“Talk is cheap,show me the code(用代码说话)”是GitHub的精神。

  道客的开源负责人徐俊杰每天工作任务之一,就是到“开源社区”里跟跨国公司的“技术大咖”交换代码,寻求和公司相适配的技术能力,同时把自己开发的方案回馈到社区。“一家企业在开源社区得到认可,意味着它能在现实世界里赢得客户。”

  “软件工程就像建筑,需要大量工程能力。”叶挺说,K8s项目的源代码量超过100万行,在最近三年里它的代码变更率更超过95%,假设一个程序员平均一天能产出300行代码,开发这一个项目就要投入大量程序员的工作量。

  这或许可以回答大多数人的困惑:为何科技公司愿意把核心技术开放出来?正是由于云原生项目所涉及的庞大系统,需要把全球最顶尖程序员的能力汇聚在一起;也只有在这样的“开源社区”,才能产生源源不绝的创造力。

  “开源社区”的理念最早源于1991年,一位就读于芬兰赫尔辛基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学生Linus Torvalds编写了一套免费使用和自由传播的操作系统Linux,从此在互联网的土壤里种下自由软件的种子。当人们从微软、苹果等大公司生产的操作系统转到Linux后,他们会惊喜地发现几乎所有应用程序都被免费提供了。

  此后,开源的思想开始“逆袭”,成为行业的主流认知。“从自由软件到开源软件,再到开源社区,‘开源’背后有一套自己的商业逻辑。”云原生创业企业炎凰数据的创始人何宁说,“只有把底层技术开源出来,让更多人以更低成本、更多渠道来使用这项技术,才能把生态做大。”

  写代码如同艺术创作